桑巴军团欲冲击足球大满贯 巴西国奥堪比国家队

所谓“投名状”是指一个人在进入绿林时必须签的一份生死契约,有了“投名状”便落草为寇。大概邓加在入教练这一行的时候,没有想到他的第一任务竟然不是国家队的六冠,去年11月,他与助手尤尔金霍被巴西足协主席特谢拉叫到办公室里长谈,走出来时,他便多了一个身份——兼国奥队教练,北京奥运会被提上日程。

由于奥运男足南美区预选赛的出线规则比较特殊,出线锦标赛冠亚军获得,这等于巴西国奥队在未组建的情况下便已拿到了北京奥运会门票。巴西足协一直引而不发的重要原因就是需要时间好好筹划。

巴西男足虽然五捧大力神杯,但在奥运领域一直存着未曾染金的遗憾。上届雅典奥运会甚至未出线,最大的对手阿根廷队却捧得了冠军,国奥队主帅戈麦斯立即引咎辞职,激愤的民族情绪甚至使稳坐钓鱼台的特谢拉也感受到宝座下强劲气流的冲击。

最终,国奥队的指挥权在百般权衡中被交到了国家队主帅邓加的手中,在形式上将这两支国字号球队的规格提升到了一个档次。巴西媒体认为,邓加是被迫接受了一张生死状,从2000年奥运会的国家、国奥双料主帅卢森博格到2004年专职国奥队主帅戈麦斯无不因为折戟奥运会而下课。

果然,邓加在接受了这项委任之后,就刻意利用每一次热身赛机会考察国奥适龄球员,截至3月27日与瑞典队进行的友谊赛,这支混合巴西队中已经有70%的U23成分。

与此同时,邓加表示将率领全明星阵容赴北京的约会,并将用足3个超龄名额。除门将雷南和后腰的赫尔纳内斯是在巴西国内踢球之外,其余人几乎都是来自欧洲各大联赛强队的主力;3名超龄球员则可能是罗比尼奥、卡卡、胡安(或卢西奥)。这体现了巴西人的重视程度。

抽签仪式结束不久,由巴西足协派出的男足和女足领队已经赶赴沈阳考察分赛场的情况,同时还有巴西国家电视台的4名记者随行,成为所有考察团中阵容最强大的队伍。细雨中巴西专家蹲在地上仔细观察草皮状况,还不时站起来在场上小跑两步。他们此行还将沈阳Marriott酒店指定为巴西队的下榻酒店,男足、女足住在一起,以期增加良性竞争。

为了适应时差以及对手,巴西足协决定7月18日就出发,第一站先在欧洲训练一周并打一场热身赛;巴塞罗那俱乐部前副主席罗塞尔已获得巴西国奥队的商业开发授权,他会很快飞赴中国,展开相关准备工作并寻求在中国境内的热身赛。

有一个有趣的现象,中国与巴西被分到同一组之后,最弱的中国队为上上签而欢欣雀跃,最强的巴西队却忧心忡忡。

邓加认为C组并不容易,“任何人只要听说对手是巴西,总会被激发出战斗欲,我们必须保持一颗平常心,尽力展示出应有的水平。留给我们的时间已经不多了,既然对手已经确定,我们就将着手收集对手的所有资料,包括技术特点、相关球员,这对我们制定备战计划相当重要。”

在谈到终将小组出线的两支球队时,邓加认为很难预料,但他强调了东道主的优势,“中国对这届奥运会很重视,力求在家门口把每一个项目都做得漂亮,足球也不例外。”巧合的是,罗比尼奥也持同样观点,“最好的结果应该是中国队和巴西队一同出线,肯定会是这样!”

其实,环球体育网等巴西媒体都认为巴西抽了一个好签,因为C组是唯一没有非洲球队的小组,来自非洲的尼日利亚队和喀麦隆队曾分别夺得1996年和2000年奥运会的男足金牌,非洲黑马最可畏惧。邓加谨小慎微的原因是他可能考虑得更远。

不知中国队在紧盯着出线的同时,有没有想到出线之后该怎么办?世上本无两全之事,中国队在为自己构筑活路的同时也将其他两个小组逼成死亡之组,若以小组第二出线,很有可能直接遭遇美德豪门,这才是对中国队的终极考验。但以小组第一身份出线,甚至不在我们计划之中。

而且被认为是欧洲最弱的比利时队和所有入围球队中最弱的新西兰队或许也没有看起来那么弱。比利时队是本组唯一在奥运会男足比赛中有夺冠经历的球队,他们通过打入欧青赛四强而拿到奥运会入场券,其顽强的战斗作风给人留下深刻印象;新西兰的球风与澳大利亚类似,后者“脱澳入亚”之后,它便成了大洋洲老大,晋级过程中五场比赛打进19球仅失3球。

翻看巴西国奥队的纪念相册,没有贝利亲吻雷米特杯的黑白照片,也没有卡福高举大力神杯的彩色照片,最美好的回忆只是1984年和1988年挂着银牌的照片。岁月使得照片泛黄,却无法为奖牌镀金,对此感触最深的是罗马里奥。

1988年汉城奥运会举办时,罗马里奥还是22岁的青年,他在韩国踢了6场打进7球,荣膺最佳射手。当年,罗马里奥转会埃因霍温,开始了其荣耀的职业生涯,而奥运会是他最好的起点,由此在他的心中有了奥运情结。

而在之前一届的洛杉矶奥运会上,由邓加领衔的国奥队拿到巴西历史上的首枚奥运足球银牌,罗马里奥这届便被寄予夺金厚望,却最终未能圆梦,时代的大背景也在罗马里奥心中留下奥运情结。

可惜,这粒奥运种子在随后的20年中并未结果,尽管巴西在此期间获得了1994年、2002年世界杯冠军,1998年世界杯亚军,而国奥队的最好成绩仅仅是1996年亚特兰大奥运会的季军,甚至2004年奥运会未出线。

或许罗马里奥不爱惜自己的名声,但是绝对爱惜国家荣誉,他在汉城奥运会之后一直都为这块金牌魂牵梦绕。2000年悉尼奥运会举办的时候,年近35岁的罗马里奥向时任主教练卢森博格请战,但是后者坚持只用23岁以下适龄球员,使他错过机会。

率队冲击2008年奥运会的邓加曾向足协提出,希望罗马里奥能当他的助手,这是邓加和罗马里奥在同赴瑞士出席2014年世界杯主办国宣布仪式的旅途中商量好的,但是最终因为罗马里奥与弗卢米嫩塞的合同尚未终止而作罢了。

中国国奥队利用承建商的身份,为自己垒了一个幸福的小窝,里面住进了巴西、比利时、新西兰和我们。但是,我们在沾沾自喜的时候,忽略了一个最基本的问题:窝里所有的成员都是平等的,凭什么傍上巴西大哥远走高飞的就只能是中国队,而不是比利时队或新西兰队?就凭房子是你家的?

你在看着别人笑时,别人也在看着你笑;你在吃饭的时候,饭也在吃你。这只是砧板上一块肥肉对另一块肥肉的问候。

这使人想起2002年世界杯之前的豪言壮语——小负巴西、平土耳其、赢哥斯达黎加!此一时彼一时,何等相似!结果,一帮很爷们的男人创造了270分钟不射的坚忍纪录。不射能遗传否?如果这也行的话只能说明我们掌握了克隆人的核心技术。

唯一而最大的不同就是本届大赛的赛程是由我们编制,比如我们可以将自己的两个赛区分别安排在沈阳与秦皇岛,体验着提速后的动车组两小时就到了;而同组的新西兰队和比利时队的最后一轮比赛被安排在上海体育场进行,小伙子刚学会一句蹩脚的“你好”,一下飞机就被“侬好”搞糊涂了。

最弱的中国队为上上签而欢欣雀跃,最强的巴西队却忧心忡忡。这很悖论,还有更悖论的。我们翘首以盼卡卡、小罗、罗比尼奥,能来的全都来。貌似正常的思维方式该是盼着罗纳尔多生病吧,似乎跟国际接轨的想法该是这样的吧,为了达到这种效果,有人不连巫术都用上了吗?

明摆着我们没把巴西人当外人。与其说我们给自己做了个窝,不如说给巴西队做了件嫁衣裳。巴西队历年参加大赛的特点就是慢热,先在这个小窝里加加温很适合它。

6年之前,我们给了罗纳尔多们90分钟的额外放松时间,结果,他们就笃悠悠地夺冠了;这次我们仍然有心栽培他们。吃水不忘挖井人啊,哥几个爬出线的时候,切记要拉兄弟一把,最起码交换球衣的时候把球衣留下。

退一万步来讲,就算本次我们不幸又没出线,能与巴西过招也算一个收获。又一次锻炼机会嘛,总碰巴西,我们经常讲的就是活到老、学到老。至于能不能“进一球,拿一分,赢一场”,这只是存在于假设中的又一次假设。

中国队和球迷都不指望能赢巴西,在这个前提下,巴西队来得球星越多越好。邓加表示,他的选材计划已经落实了70%,另有30%的国奥队人选将在7月份确定,但他保证:“有一点是肯定的,我一定会带最强的国奥队去北京。”

与前任佩雷拉相比,邓加年轻,思路活跃,大刀阔斧,在其上任1年半以来国家队的换血率高达300%,也就是说他试验的新国脚已经可以装备3支正装国家队了,而佩雷拉在其就任的前两年中,对于再前任斯科拉里留下的班底基本未动。

邓加开始将卡卡设置为球队的核心,这带动了大批更年轻的球员入选国家队,其中很多奥运适龄球员,利物浦的卢卡斯、AC米兰的帕托、曼联的安德森、皇马的马塞洛、拜仁的布雷诺都在国奥年龄范围之内,但是都已声名赫赫。

当然,最引人关注的还是名头更响的3名超龄球员,邓加表示要将3个名额用足,那么他们会是谁呢?放在半年之前,罗纳尔迪尼奥的名字还在其列,但按最新情况看来,最有可能的人选是罗比尼奥、卡卡、胡安(或卢西奥)。

星味最浓厚的卡卡无疑是其中最受关注的,不过,目前看来他随队出征的可能性小于50%。AC米兰本赛季的联赛成绩不好,如最终能确保欧冠门票,那么将在8月打两场价值数千万美元的资格赛,不太可能同时放走卡卡、帕托。

由于国际足联没有要求俱乐部配合奥运会赛事的硬性规定,所以只能靠各俱乐部自觉了。在这点上,皇马更加开明,他们已经明确表示不会干涉罗比尼奥的选择。胡安或卢西奥的成行也基本不成问题。

此外,邓加还明确了一点,不会众所好将3个超龄名额用在更有观赏性的球星身上,而是缺啥补啥,要是卡卡不来,邓加也许会把超龄名额用在国门儒里奥·塞萨尔身上。

比利时国奥队中多有分布在欧洲联赛中的好手,比如德甲汉堡队的孔帕尼、意甲热那亚队的范登伯雷、荷甲阿贾克斯的维尔马伦都有一定声望,另外像标准列日的迪福尔、菲莱尼,根克的法鲁恩,里尔的米拉拉斯,艾克马尔的邓贝勒也都是球队不可或缺的成员。

新西兰国奥队中几位较有影响力的球员则效力于澳大利亚超级联赛,比如在惠灵顿菲尼克斯效力的后卫奥尔德、前锋巴巴鲁塞斯,另外一名前锋布罗克基则效力过悉尼FC。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网观点。 刊用本网站稿件,务经书面授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