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家小球会走出多少球星?1巨星要踢欧冠决赛中国天才却踢中乙

半个多月前,在天空体育的专题节目中,看热闹不嫌事大的加里·内维尔,向着滔滔不绝的杰米·卡拉格如是问道。

此前,红军名宿刚把塞内加尔人称为利物浦近30年以来最优秀的边锋,没有之一。

“不要萨拉赫吧……”卡拉格的回答并没有太多迟疑。而在内维尔有些意外地向其确认答案后,前者继续说道:“在我看来,马内才是那个让利物浦彻底摆脱泥沼、回到正轨的人。正是因为这笔签约的出现,利物浦才能重回前四名的行列。”

时至今日,卡拉格的摇旗呐喊,已经等到了最完美的回响:在安菲尔德的奇迹之夜,就算没有萨拉赫和菲尔米诺的搭档,就算没有进球或助攻的收获,但塞内加尔人之于整个团队的强大影响力,依然是红军完美逆袭的取胜之匙。

在赛后的打分环节,BBC更是舍弃了维纳尔杜姆、奥里吉和阿诺德,直接将红军10号评为当场最佳。

对于刚以45场24球创造职业生涯单季最多进球纪录的马内而言,这一季的收官之时,可谓好事连连。就在安菲尔德奇迹上演4天前,塞内加尔人的老东家——梅斯,刚以法乙冠军的姿态重返顶级联赛。

虽然只在法国停留了一年时间,但在红军10号的记忆中,“正是因为那段时光的存在,他才能成为现在的自己”。

在此之前,这家以青训著称的法国老牌球会,已经习惯了过山车一般的命运交替:2014年升级(乙级到甲级),2015年降级,2016年再升,2018年又降。算上今年,他们在五年之内的三升两降(2012-13赛季还从法丙升到法乙),已经是升降机的最好代言。

作为梅斯俱乐部赖以生存的招牌,先后得到过中国、印度与新加坡青睐的“梅斯青训”,一直享誉法国乃至欧洲:皮雷(19岁-25岁)、帕皮斯·西塞(20岁-25岁)、萨哈(17岁-22岁)、阿德巴约(15岁-19岁)、奥布拉尼亚克(13岁-23岁)、里戈贝特·宋(18岁-22岁)、巴松(16岁-22岁)、皮亚尼奇(14岁-18岁)、迪亚夫拉·萨科(18岁-25岁)、马内(19岁-20岁)和那不勒斯中后卫库里巴利(12岁-15岁,18岁-21岁),就都是从这里走出。

至于中国球迷最耳熟能详的过往,自然还有王楚与梅斯的情缘:2004年5月,通过青训合作项目的牵线搭桥,王楚踏上了飞往法国的航班,而彼时与他同行的队友,还有张池明和吕晶。

此后的8年时间,王楚的足球人生与梅斯紧紧捆绑,在风华正茂时,他戴上过梯队的队长袖标,还把皮亚尼奇和法甲联赛当做自己的标杆和梦想。遗憾的是,没有“机缘巧合”的眷顾,接二连三的伤病将他的足球生涯带向了平庸,目前只能在中乙四川九牛效力。

事实上,鉴于俱乐部规模和影响力所限,梅斯俱乐部的青训预算远远无法与中上游球会相提并论。

不过,就在十多年前,凭借对塞内加尔知名俱乐部Generation Foot实现控股,梅斯也逐渐享有更多的“非洲资源”——从过往的西塞、萨科和马内,到目前队内的萨巴利(21岁)、贾洛(20岁)、尼亚内(20岁)以及恩迪亚耶(19岁),就都是Generation Foot产出的优秀代表,而本赛季迄今为梅斯贡献25个进球的迪亚洛(23岁,并列法乙射手榜头名),也已经成为塞内加尔的国脚。

曾经,不顾家人反对毅然追逐梦想的马内,在初到梅斯时遭遇过思乡病的煎熬,在长达五六个月的时间,他都在体验着来自天气、文化和生活习惯的改变:“那的确是一个艰难的开始,我真的非常思念自己的家乡”。

幸运的是,对家里报喜不报忧的马内,终究得到了来自青训教练奥利弗·佩林和工作人员弗雷德的鼎力帮助。而其未曾动摇的目标与执念,也为他的成长与进击铺平了道路。“无论遭遇怎样的困境,我都没有产生过任何动摇。没错,我的梦想就是成为一名职业球员,我绝对不会停止自己努力的脚步。”

11/12赛季,马内为梅斯效力一个赛季后离开,萨尔茨堡,南安普顿,利物浦,从默默无闻,到功成名就,马内的成长,也必将成为梅斯青训后辈的榜样。

如今,马内的梅斯时光已经过去七年了,但冥冥之中的很多事情,或许在那时就已经注定。